陈春林:妇产界新技术的钻研人

国内知名妇科微创治疗专家,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妇产科副主任、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

陈春林,国内知名妇科微创治疗专家,南方医院妇产科副主任、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

陈春林教授今年已有49岁。从医26年来,他一直喜欢从别的地方学东西并“嫁接”到妇产科:他师从著名的解剖学专家钟世镇院士,从导师那里了解到“数字医学”,并大胆的运用于妇科;他还用20年的时间摸索妇产科微创治疗,成为我国最早进行妇科微创介入治疗的知名专家。在如今热衷“宣传造势”的年代,有如此显赫成绩的他却极少在公众视野“露脸”,他强调:“只要把事情做好,自然会口口相传。” [阅读全文]

妇产科“数字医学”应用第一人

数字医学应用在妇产科,演变出“解剖真人化”。它能精细地呈现人体的每一条微细血管,以及患病位置。让医生在进行手术时“下刀”更精准,“流血”更少量。“我们是全世界第一个将这种技术应用到妇产科的。”[阅读全文]

解剖真人化

    陈春林教授透露,南方医院的妇科是全国17家国家卫生部重点临床专科之一,有4大招牌。一是妇科介入治疗的名声响当当;二是宫颈癌微创治疗,其拥有的系列手术技术能满足患者的所有要求;三是数字医学仿真技术在妇科中的应用;四是生殖中心是全国仅有的10家培训基地之一。

    在这么多特色技术中,陈春林教授最津津乐道的还是“数字医学”在妇产科的应用。数字医学是一门涵盖了多个学科领域的新兴交叉性学科。它通过数字仿真技术,将人体内部结构进行三维重建,称为“数字化三维重建技术”。“你信不信我可以把你重建!”陈春林教授对我们这样“口出狂言”。

    这种“重建”能精细地呈现人体的每一条微细血管,以及患病位置。以恶性肿瘤病患为例,它可较为准确地临摹出恶性肿瘤的位置、和穿插在恶性肿瘤周围的人体血管,让手术实施者“看清”病人的每一个人体部位,能更方便手术;然后系统再通过特定公式计算出任何开刀方式的出血量,通过对比选取出血量最少的开刀位置。这样在进行手术时就能“下刀”更精准,“流血”更少量。陈春林教授称这种图像为“解剖真人化”。

顶着压力 让患者“重获新生”

    虽然掌握着这门尖端技术,但陈春林教授却并不比其他医生轻松,反而承受着更大的压力,他笑言:“有些被其他医院判了‘死刑’的患者找到我们,我们是救还是不救?如果救,能否救得下来?一旦接下患者,风险就需要我们来承担。”

    即便知道有高风险,陈春林教授仍带临团队,顶着巨大的风险压力,采用数字医学,让许多患者“重获新生”。他回忆,第一例应用此技术的是一位55岁恶性肿瘤病人,病人的病情被多家医院宣告“无法手术,准备后事吧”。陈春林教授接下了这位病人。因病人的病情实在太复杂,他通过数字医学系统,不断地评估风险,无数次的进行模拟手术,足足准备了一个月。“通过充分的准备,我对手术的成功有70%的把握。”陈春林教授坦言,即便经过了精细的术前模拟及测算,术中病人出血量也高达5000毫升,非常惊险。“但若不进行手术,这个病人必死无疑。”陈春林教授的险招让病人已平安度过了3年,回想当初的艰辛,他不无感叹:“我们也没有想到能做得这么好!”

    对于这种高尖的数字医学技术,陈春林教授强调,“这种技术一来可以缩短手术时间。有目的的精准开刀手术,能将手术时间缩短40%~50%。二来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损伤。而它最大的意义在于能更高地评估风险,提高手术安全性。最后,它直观的系统成像技术可以让我们跟病人的沟通变得更加容易、顺畅。”

“以前是打开肚子才知道能不能手术,这有可能导致打开肚子后又发现无法进行手术,那病人就‘白开刀了’。现在有了这项技术就完全可以在手术前初步模拟手术。它还可以用于教学,方便医学生学习,让他们能更直观地掌握知识。”

钻技术:钻出妇产技能新天地

作为一名资深的医生,陈春林教授仍认为,“时刻学习是必须的”。他喜欢从别的地方学东西并“嫁接”到妇产科,成为活生生的标本。[阅读全文]

不惧怕反对 将“数字医学”应用于妇科

    2006年,陈春林教授从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调到南方医科大学之后,他师从著名的解剖学专家钟世镇院士,他从导师那里了解到“数字医学”,并大胆的运用于妇科。“当时也有很多人反对,觉得将这种技术应用于妇科不现实。”现在,陈春林教授已成功完成了400余例重建,但他仍觉得做得不够,“我们要对不同疾病进行大量的归纳和总结,再大批量的应用于临床。比如,子宫肌瘤,我们可能要做1000例甚至更多有关疾病的数字影像,然后再总结其规律,让这门技术的实用性更强。”

20年摸索妇产科微创治疗 孜孜不倦

    陈春林教授还是最早进行妇产科微创治疗的专家。1983年,英国的Wickham首先提出了微创外科的概念。微创外科的范畴在广义上不仅包括宫、腹腔镜和各种介入治疗技术,甚至还包括各种缩小切口的外科手术。官腔镜和腹腔镜避免了开腹手术的创伤及其带来的躯体和精神上的影响。1991年,陈春林教授开始致力于妇产科疾病介入治疗的临床和理论研究。经过近20年的摸索,其子宫肌瘤、子宫腺肌病、子宫颈癌等妇产科疾病介入治疗方面的相关研究居于国内领先地位。部分项目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以后,陈春林教授又孜孜不倦地学习了腹腔镜手术、阴式手术等微创技术,全面掌握了妇科微创治疗技术,成为我国知名子宫肌瘤、子宫腺肌病、宫颈癌微创介入治疗专家。

钻管理:钻出管理新模式

南方医院燕岭院区于2010年5月建立,陈春林教授接手燕岭院区的妇科时,从无到有地组建了妇科病房,仅一年的时间,收入已达1000万。[阅读全文]

让病人少花钱

    陈春林教授将这一成绩归纳为“管理创新,规范治疗,口口相传。”分院35张病床,只有一名教授带领一个团队。陈春林教授说,“通过灵活的管理机制,调动医生的积极性及效率,在满足病人需求的前提下,严格按规范进行治疗,让病人少花钱,形成了口碑相传的效应。”

    “灵活,指的是,在一些贫困病人的救治上,有更为灵活的机制,科室负责人有更大的费用减免权限;严格规范治疗,指的是,严格来治疗规范来进行,比如,这个病人只需在用三天的抗生素,我们绝对不允许医生超过三天;满足病人需求,指的是,有些肿瘤的病人可能为了生育需要,需要保留卵巢、子宫等,我们会尽量在这方面为病人想办法,设计适合病人的方案。”

    这次采访,不但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热爱钻研的妇科医生,而且还看到了一个处处为“病人”着想的好专家。我们衷心希望陈春林教授这样的专家越来越多。

妇科问题快问快答

柯大夫知道

1.剖腹产时没有去除子宫肌瘤,那多久才能进行子宫肌瘤切除手术吗?

陈春林:子宫肌瘤的手术治疗方式分为子宫切除类手术、保留子宫手术如肌瘤剔除手术,以及介入治疗等。剖腹产的人需要休息,因此想进行手术治疗要一年后才行,介入治疗可以稍微早些。

2.通过药物治疗子宫肌瘤的效果可喜吗?

陈春林:药物对肌瘤的作用非常有限,且不确定。目前治疗肌瘤的药物部分疗效不确切,有肯定疗效的药物是激素类,但由于其有较严重的并发症在服用时不宜超过半年,否则会出现肝脏损伤。女性长期吃这类药,还会出现胡须、声音低沉等不可恢复的男性特征。

3.宫颈糜烂用药怎么治不好?

陈春林:轻度宫颈糜烂可采取局部上药方法,中度和重度宫颈糜烂药物治疗的效果就不好,所以患病后最好还是去医院检查并听从医生的治疗方案。重度宫颈糜烂还不能长期用药,容易导致霉菌性阴道炎。

他们说

患者:叮婚

疾病:宫颈炎

就诊大夫:陈春林

我是前年被检测出得了宫颈炎,看了很多家医院,找过不少所谓名医看但效果都不好。后来去从邻居那得知南方医院的陈春林教授对这方面疾病的治疗很有成效。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到了陈教授,经过教授的一番诊断和手术建议后,如今我的病得到了很好的治疗,教授表示再过一阵子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患者:匿名

疾病:子宫肌瘤

就诊大夫:陈春林

作为一名职场女性,子宫肌瘤这病没少困扰我,也让我在治疗过程饱受异样的眼光对待,但是却一直没有治好。一天因为要给朋友去南方医院挂号,机缘之下认识了陈教授,短暂交流之下我才重新认识了自己的病,后来经过陈教授主刀的微创手术成功摘取了肿瘤。实在是很感谢他。

患者:baym

疾病:卵巢癌

就诊大夫:陈春林

今年早些时候被确诊为早期卵巢癌,生活一下子陷入绝望之中。由于对癌症缺乏认识,几个月里都消极治疗。后来在家人的坚持之下找陈教授治疗。教授人很好,一直都有讲有笑的开导我,逐渐恢复我对康复的信心,手术后我的康复情况很好。在这里真的很感谢陈春林教授的妙手回春。

患者:最24

疾病:子宫内膜炎

就诊大夫:陈春林

因为家里经济条件有限,使得我多年的子宫内膜炎都在被拖延治疗,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去大医院看又担心太贵。后来儿子同学的母亲介绍我给陈教授,教授他不但照顾到我们家药费的支出,还尽量为我节省住院的费用,让我用最少的钱治好了这病。真不知道该如何多谢他!

编辑手札

陈春林教授,请容许我用“不羁”来形容你。你厌恶宣传自己,对自己的事情一再缄口;你疲惫面对媒体,不得已不会现身接受采访,不会让人打扰你的休息时间。然而,这样一个“不羁”的你却喜好琢磨医疗技术新发展,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比如妇科介入治疗、比如解剖真人化,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医者印象

大家对他的印象:

不羁 话少 高技术忙碌 温暖

说说你对他的印象:

  姓名:        
  内容:
  验证码:

编辑:徐惠珍监制:邹莲 郎成林通讯员:吴剑鹏

欢迎推荐好医生,联系电话:02037617833,邮箱:xhz@familydoctor.com.cn